鎮里有座飲冰室

天道酬勤清寧一世;人心向善快活此生。

涼山

人往高處走,水往低處流。
哪知道高處的涼山,是人人希望逃脫的高海拔地獄。

毒品氾濫,愛滋病肆虐。
雖有著遊客紛至,卻毫不減弱封閉的可怕。

孩童的信,是真實的淒涼,如遊客散去後的那陣悠長的死寂。望著文字,聞見冷冷的腐爛味道。

超過一百個NGO的所在,似乎並不缺乏物資與金錢援助的地方。論文從2007年開始書寫,2015年再次成為熱門話題。

事情並沒有得到解決。就像『盲山』裡領導隨口說要建設希望小學⋯而上過小學初中的孩童,依舊「傳承」著村莊留下的可怕思想和不變的言行。

離開,會是最好的救贖。卻是自認負責的「管理者」眼中「自我責備」的痛苦。他自問:「離開之後還會回來嗎?」、「我們這兒是不是會完蛋了?」。

而對離開的個體來說,在愧疚痛苦之外,更多的,會是對自我生命負責的幸福感。

不要再強調所謂的「根」了!不過是窮山惡壤中籠絡人心的謊言。滿世界的中華僑胞,早就證明「根」的虛假。

人類發展來源於無盡頭的行走,才有了如今的世界大千。

可怕的是清醒地活在混沌的地方,這樣的痛才最深刻。



评论